恋夜秀场秀色入口免费,恋夜秀场秀色入口,水莓100免费视频,念夜秀场我爱电影房

夜念秀场第4站点,【翻译秀场】柯勒律治《古舟子咏》(网友dy

时间:2016-11-15 11:06来源:那时花开 作者:gengtao00100 点击:
英国诗人柯勒律治 柯勒律治长诗《古舟子咏》,辜鸿铭师长教师曾以古体诗翻译,但好像并没有出版进去,查找对比贫乏,近在“天涯社区”英语杂谈栏目得见网友dylyouran 古体译文,用功甚勤,颇可一读,现予转帖,以飨同好。本文作者:dylyouran 发帖日期:2010
英国诗人柯勒律治

柯勒律治长诗《古舟子咏》,辜鸿铭师长教师曾以古体诗翻译,但好像并没有出版进去,查找对比贫乏,近在“天涯社区”英语杂谈栏目得见网友dylyouran 古体译文,用功甚勤,颇可一读,现予转帖,以飨同好。本文作者:dylyouran 发帖日期:2010年6月23-28日,特此证据并致谢。


译者志
古舟子咏为英人柯律治名著,传为其服食鸦片、元气恍惚之时所作。其为文也,浩荡如海,波涛跳荡,一成不变,不可名状,似合“鲸吸鳌掷,牛鬼蛇神”之譬。民国间辜鸿铭曾以古体诗译之,惜辜氏译文缘悭一面。今吾不辞陋劣,试为此章,非敢与前贤争胜,惟博通雅正人一笑而已。
又:韵脚皆从平水韵(佩文诗韵),以求稍具古风耳。

首章

曾有古舟子,逢众阻一夫。
“白须炯目翁,胡为当我途?

婚堂大开幕,我乃亲友宾。
盛宴嘉客集,颇传笑声频。”

翁忽攫其臂,喃言“曾有舟”
“疯叟,趣释吾!”客惊稍淹留。

双目炯欲诉,默然客停步。
不觉忘形聆,翁心无旁骛。

客登道边石,凝神侧耳听。
老翁缓开言,双目如晓星。

“孤船出港远,怡然随涨潮。
山丘教堂过,灯塔已迢迢。

红日左舷升,出海碧波缀。
光亮万丈光,右舷复西逝。

日高如登楼,午中照桅头——”
忽闻巴松曲,宾客皆顿足。

新娘入婚堂,艳若红玫瑰。
诗人皆赞叹,颔首如传杯。

宾客捶胸悔,无法续凝听。
老翁再开言,双目如晓星。

“海上生风暴,摧残逞凶狂。
抟击如有翼,驱我向南边。

桅弯船头漏,风浪正怒号。
无计避扑挞,昂首惟自牢。
狂飙催恚怒,驾船向南逃。

又逢雾雪坠,寒甚疑堕鼻。
冰山缓漂过,其色如翡翠。

冰崖生寒芒,冻气方明灭。
兽踪人迹绝,所见惟冰雪。

舟前惟寒冰,舟后惟寒冰。
交织枵呺凸,巨震苦晕厥。

忽见信天翁,破雾振翼鸣。
岂非圣灵至,竞呼上帝名。

饮啄皆新异,绕船逍遥凫。
坚冰騞然裂,舵手开新途!

好风从南来,如随信天翁。
求食或求伴,日日来船中。

薄雾浓云夜,九度宿桅绳。
云烟鉴海月,黯黯如秋灯。

上帝佑汝叟!恶鬼莫能尤!”
“汝所为何事?”“射杀信天鸥!”

次章


“日轮右舷升,出海碧波缀。
每每隐雾中,左舷复西逝。

好风气南来。不见信天翁;
求食或求伴,日日来舟中。

我已铸大错,恍然如梦噩。
吉风随灵禽,而我竟射落。
人人皆切齿,灵禽胡可猎!

红日再高升,煌煌如天灯。
恶鸟携霜雪,胡不早射落。
人人皆抚掌,恶鸟早当猎!

微风吹白浪,船行如有翼。
吾船破天荒,首到此海域。

风止帆亦落,默然垂四极。
勉力侈谈笑,聊以破沉默。

烈日逞炎威,灼天天亦阙。
正悬桅杆顶,其小竟如月。

日日复如此,无风船自止。
孤船困海上,静若画图里。

海水深无极,船板缩若脱。
海水深无极,不能慰我渴。

海水深如腐,绝境不忍睹!
水怪粘且滑,蠕蠕似起舞。

夜中生死火,旋绕飞寒芒。
海水似巫油,映此青碧光。事实上http://www.xqb188.com

有人梦恶灵,生自雾雪冥。
水下九寻深,沉潜随舟行。

无水渴欲死,久涸枯舌根。
不言亦不语,喉咽如灰吞。

老人貌狞恶,少年起凶心。
摘我十字架,佩我以死禽。”

三章


“坐卧如针毡,喉焦舌亦干。
坐卧如针席,视物皆烟迹。

西向惊凝眸,有物地面浮。

始如白璧玷,续如轻雾济。
稍稍向前逼,公然有形体。

烟雾凝形影,招递来相近。
旋绕且徘徊,如避海妖隐。

唇舌焦麻木。
喉枯无喜怒,呆立疑偶类。
吾急啮臂血,嘶呼‘是船至!’

唇舌焦难忍。
人人结口听,咧嘴喜不尽。
喘息似吴牛,如得甘泉吮。

船竞止徘徊,公然拨海开。
无风亦无浪,岂非天遣来?

西海如火沸,白昼已将逝。
夕照坠海西,巨轮色昳丽。
值此阴魂船,隔日来相逆。

桅影似狱栏,圣母亦齰舌。
红日光焱焱,栏后凝睛看。

我心似怀鹿,船来疑飞度。
日下游丝影,岂非船帆幕?

桅影似狱栏,红日如凝看。
妖船阴魂弁?
死神随船至?其数双或单?

妖船如跳丸。
红喙黄金锁,通体雪色残。
魇中阴魂物,思之毛发寒。

妖船缓靠侧,死生如掷骰。
恍听哨三声,‘胜局吾果得’。

日落群星生,暗夜早莅临。
妖船驰海上,猎猎如龙吟。

侧耳窥疑久。惶恐啮人心,甘如饮醇酒。
星疏夜如墨。帆凝露华落。舵手无人色。
新月升天际。月下一孤星,湛湛若睥睨。

不及叹伤息,伴侣皆倒毙。
神色惨然变,咎余目不闭。

屈指三百人,绝无嗟叹声。
相继仆船板,倾耳惟砰砰。

魂飞向福祉,亦或向愁苦。
飕飕摩肩过,声似我弓弩。”

四章

“我甚畏君言,君手如干杈。
君体瘦且长,神色同碣沙。

畏君双目炯,君手枯黄样。”
——“客且请安坐,我身并无恙。

惟独困瀚海,束手绝有方。
祈神神不应,我心若刀创。

良人皆弃世,形体已僵硬。
吾反随众秽,苟然延残息。

吾将觑沧海,腐浊不忍睹。
吾将觑船板,众尸横仰俯。

吾欲祷苍天。祷词尚未吐,
已闻辱骂声,心死若灰土。

吾紧阖吾眼,眼球悸如脉。
海天无一隙。
双目不能堪,群尸脚下积。

尸身渗冷汗,无腐亦无臭。
尸眼皆圆瞪,对之如辱骂。

人为孤儿诅,魂永堕冥国。
何物更悚然?阖舟亡魂蚀。
困窘七日夜,求死亦不得。

明月再高升,行行不可止。
柔柔似幻象,掩翳数星迩。

月光冷如霜,如嘲海狂热。
忽惊舟影谲。
映影海如燃,波涛光烈烈。

且看舟影外,海波如蛇折。
灵蛇缠白雪。
每每翻腾起,波光影明灭。

且看舟影内,蛇身冷艳绝。
蓝绿间晶黑,缠绕逐引挈。
时如火焰裂。

绝色来眼底,结口无言说。
油然生爱悦,心中感动切。
疑是天主悯,心中感动切。

向天方祈祷,已觉颈脖空。
低首死禽佩,脱然落海中!

五章

“梦乡名黑甜,好之无愚贤。
伏惟圣母怜!
善良天泽降,息我以甘眠。

船头罕见桶,涸竭早空空。
梦似积甘露,惊起沐雨中。

喉润唇清冽,衣服久浸濡。
梦已长鲸饮,醒来尚吮纾。

举止如无骨,通体生轻巧。
真疑梦中死,飘飘一精灵。

忽有狂飙起,溥畅尚未迩。
势已激船帆,声如振薄纸。

气氛沸如灵。
虚空生鬼火,光流万点萤。
攸忽急来去,隐隐见群星。

微风吼愈厉,帆动声如唳。
黑云催雨脚,明月渐钩细。

层云劈剔开,月仍不可见。
霍然惊闪电。
如倾巨瀑下,如悬河汉转。

狂飙未及舟,舟已奋前行。
电闪月光下,群尸忽悲鸣。

次第尸僵起,无言目机械。
谁曾梦此景?群尸立相继。

舵手还把舵,行船却无风。
水手亦碌碌,筹划旧日工。
行动惟僵硬,阖船影憧憧。

齐膝并我立,曾是吾侄儿。
与我同挽缆,永远默无词。”

“我甚惧君言!”
“客且暂默然:尸动非凝冤。
善良诸天使,托体寄其魂。

此时天将曙,群尸绕桅竿。
徐徐歌灵曲,遐迩声曼曼。

始则低旋绕,忽尔高破天。
歌声复来下,和歌或次联。

有时从天落,如云雀高鸣。
有时雏嘤嘤。
缠绕海天里,皆是灵歌声。

有时万弦发,有时一笛奏。
天国静若聆,仙乐遍宇宙。

霎时乐声停,帆动亦有音。
幽幽如泉水,流转夏日林。
淙淙流竞夜,不觉午时临。

午时髦无事,海上仍无风。
船行平且缓,若是水神功。

水下九寻深,沉潜一精灵。
生自雾雪地,独力负船行。
正午帆声哑,近渚船忽停。

日照桅竿顶,船停寂静寥。
霎时船身耸,荡荡如簸摇。
前后微动止,荡荡如簸摇。

忽若脱缰马,舟身猛一冲。
血逆疑上脑,一跌顿昏懵。

吾亦不自知,几时昏难醒。
惟忆渐苏时,心耳皆清聆。
二人语空冥。

‘能否此恶客?’一人声轰轰。
‘以彼罪戾箭,射落信天翁?

深居雾雪地,灵禽友海神。
信天翁爱彼,反以至杀身。’

又传一人言,甜美如甘露。
‘彼人纵悔罪,还令终身谕。’”

六章

(第一人)
‘劳君释我疑,以君清曼声:
海平波涛止,船何以疾行?’

(第二人)
‘谦虚似奴婢,大海静屏息,
脉脉向月轮,眼波惟沉默。

月亦驱潮汐,如指使途迹。
请看明月光,俯瞰若怜惜。’

(第一人)
‘然何无风浪,船能行海上?’

(第二人)
‘前方气流竭,前方亦凝绝。
愿君速高举,飞飞莫迟停。
船已徐徐发,彼人将复苏。’

霎时吾回醒,恍惚觉船行。
月高寂寥夜,群尸立如擎。

群尸伫然立,似乎京观集。
冷眼皆对余,月下光熠熠。

垂死之辱骂,犹残彼脸庞。
觳觫不忍睹,遑论祷上苍!

蓦然魔咒消,又见湛蓝洋。
余举目远眺,所见惟苍茫。

恰似寥寂客,仓惶越荒漠。
无意偶尔反身觑,莫敢再回望。
身后一恶鬼,蹑足随犹豫。

忽尔微风起,无声有形仪。
海面觅影迹,水静无荡漾。

微风吹我发,犹带春草青。
微风吹我泪,温暖平和似接待。

船行平且稳,迅疾绝无伦。
微风轻吹拂,惟向我一人。

是真亦是幻?灯塔凝远方。
山丘拥教堂,岂是还桑梓?

船行至港湾,祈祷泪潸潸。
‘若梦愿睡死,若醒终家还!’

港湾明如镜,行船平且静。
月光如流水,水上映月影。

崖石光闪烁,教堂亦如此。
风标寂不动,沐浴月光里。

港湾本雪白,忽生点点红。
初生若虚影,变幻形无量。

红影来渐近,飘飘向船头。
举目眺船板:惊嗟此何由!

于此余重誓:群尸本呆滞。
忽觉各尸迩,肃立一天使。

天使各挥手,似招岸上人。
光环闪六翼,如到天国畛。

天使齐挥手,无言闹哄哄。
静要旨魂醉,如聆仙乐调。

忽传船浆声,同化人呼叫。
闻声急转头,遂见扁舟漂。

彼乃导航人,携子驾舟近。
不顾尸纵横,一时喜意殷。

又觉第三人,口作隐士声。
高歌圣咏调,林中新度成。
言将赦我罪,灵禽血洗清。

终章

隐士居山林,曲折向海临。
其声如纶音。
海客远游归,多与交挚忱。

彼尚虔祈祷,日日能三回。
橡橛作蒲团,皑皑生苍苔。

霎时舟移近,人言‘真怪哉。
闻声见光闪,信号谁发来?’

隐士亦愕叹,‘无人答招呼。
舱板多皲裂,船帆皆枯散。
未见此狼藉,天谴或罹难?

恰如黄叶残,林中逐溪岸。
雪压藤枝断。
母狼食其子,枝头枭啼悍。’

‘吾畏此鬼船’,导航人战栗。
‘勿怕!且前行’,冷然隐士叱。

小舟移船近,吾正默然看。
小舟近船底,忽有奇声漫。

水底破浪来,隆隆渐沸然。
声方及船体,船陷如灌铅。

骇然声巨响,震动海天晃。
吾亦惊落水,浮如溺尸仰。

幸为舟人救,如梦惊罔罔。
船没剩漩涡,小舟如旋螺。
寂静群山远,回音低吟哦。

值此吾欲言,舟人已惊倒。
隐士望上天,端坐诚祈祷。

吾遂持船桨,舟人子愈狂。
狂笑尖且利,目睛转欲盲。
‘我今方开眼,恶魔知划桨。’

双腿履故乡,吾终还桑梓!
隐士随步下,颠沛色仓惶。

‘伏愿圣者赦’,合十亟覆额。
‘汝究为何人?恶魔或海客。’

霎时苦痛极,啮体如刀割。
惭悔诉此事,方得稍摆脱。

自是苦痛极,时来行恚怒。
我心烈火煅,惟逢人泣诉。

自此踟蹰久,行踪遍县郡。
舌犹鬼神运。
貌人方一面,已知谁与训。

婚堂传欢笑,婚宴集嘉宾。
新人携伴侣,花园放歌淳。
忽尔晚钟响,应是祈祷辰。

此心如孤兽,曾困海中央。
海上惟死寂,上帝在何方!

我曾同众友,虔敬向教堂。
心中愉快极,远过婚宴场。

教堂同祈祷,再拜天父前。
众生各忏愆。
礼拜无长幼,少女或青年。

宾客从此别,吾还一言赡。
爱及鸟兽者,祈祷方有验。

爱深即祷诚,众生齐小大。
上帝造万物,秋毫莫能外。”

炯目古舟子,白须苍如雪。
言毕独自去,客竞婚堂别。

宾客色仓惶,惊心如欲绝。
翌晨描绘改,悲悯明智澈。

 

本文地址 http://www.xqb188.com/nianyexiuchangwoaidianyingfang/20161115/65.html

------分隔线----------------------------